讲述最亲密的情感故事话题

坐在学长的巨大上娇喘:按着她的腰疯狂闷哼撞击

情感隐私 34276℃

周林大吃一惊:“不可能!”

我笑了,“为什么不呢?一个多月前,我收到了你的结婚邮件,非常震惊。他和我分手是为了安慰我。真巧,我怀孕了。”

“你在胡说八道!”罗慧娟从座位上跳了起来。

“我没有胡说,你可以问问他的好兄弟刘凯文。那天他看着我们进了酒店。”

总之,一切都沉默了。

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着刘凯文。而刘凯文心虚地低下头,不敢正视韩烨的眼睛。

就在寂静达到顶峰的时候,我听到耳边响起了低沉的笑声,像闷雷一样震撼着我。

我下意识地看着韩烨的遭遇,只见他慢慢靠近我,手在我肚子上摸来摸去,语气变得暴戾,“我说得很清楚,这是最后一次了,以后别再惹我了。为什么不听?”

他粗大的手指被一层薄薄的薄纱分开,贴在我的小腹上。

我的小腿颤抖,但我仍然坚定地重复着,“我怀孕了。”

“那就中止。”他的黑眼睛就像冬天的夜空。无法被光融化的寒冷带来了我无法理解的深刻含义。

我被他震惊了。

饶是我早有准备,当我听到他无情的决定时,不禁感到难过。

此时罗慧娟怒气冲冲地走到前面,恨不得掐死我,骂道,“别以为怀孕的母亲能怀上你的孩子。你是一个出身低贱的人。“是的,不需要你这个混蛋!”

我没有注意她,虽然我表面上看上去很平静,但我心里没有谱。

别说,我根本没怀孕。他手里的验孕单上写着日期。

即使我怀孕了,如果我没有更大的权力把周林和她的女儿带下去,后果可能正如罗慧娟所说,我不仅没有破坏两个家庭之间的商业婚姻,反而是被迫引产。

看到保安走过来,我无路可走,立即从包里拿出手机。

就在我跑到舞台右下角的电脑前,正要拿出手机里储存的照片时,一个苍老有力的声音从背后响起,“婚礼将继续,新娘将被换掉!”

什么?

我瞪大了眼睛,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。

我看着那声音,哭了,一口气全忘了。

演讲者是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人,头发花白,但怒火中烧。

虽然我以前没见过他,但我是从报纸上知道他的。他就是叶淮,叶家的掌门人,一个退役的上校,一生中获得过无数荣誉勋章。他在石海毫不妥协。

我做梦也没想到我只是来破坏婚礼的,结果会被这样一个伟大的人盯上,带来如此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我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,让自己看起来不那么慌张和愚蠢。

叶槐揉了揉腿上的毯子,带着一种铁血士兵的肃穆感看着我。他压低了声音,“还没来吗?”

我有点胆怯,不敢看韩烨此刻遇到什么反应。

然而,在叶槐暴虐的目光下,我根本无法生出一颗叛逆的心。下意识地,我走向他,想说我不需要结婚。只要我不嫁给周林,我可以嫁给任何人。然而,一只温暖的手抓住了我的手腕,拉下了我的脚步。

是叶汉宇把我拉了回来,凉风把我裹住了。我立即不敢动弹,我只知道报复,但捅了一个天坑后,我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善后事宜。

“既然爷爷说了,那就如你所愿。对叶一家人也不是不负责任”当韩烨遇见他时,另一只大手紧紧地抓着我,贴着我的耳朵。"这只是一种行为,不要当真!"

在嘈杂的宴会厅里,这个男人的冰冷威胁似乎来自遥远的时空。

我站在那里,委屈,慌乱,不知所措。

比我更惊慌的是周琳,她匆匆走下舞台,但她的高跟鞋是空的,整个人从舞台上摔了下来——

周林坐在地上,不再没有形象,放声大哭,“没有!不要。你不能这样对我!”

她的尴尬激怒了我。让我想起了我来的目的。出于困惑和困惑,我推开了下面的叶子迎接寒冷。这一次他没有尽力。

我轻松地离开了他的怀抱,昂着头走到周林面前,居高临下地说,“为什么不呢?我和他在一起已经四年了,我怀了他的孩子。他给了我一个与生俱来的权利。这很自然!”

不是你说的,我只是个妓女。我不能抢叶汉宇吗?

每个人都应该为他所说的付出代价!

估计周林也意识到了叶淮一句话的分量。不仅仅是她的周家能扭转乾坤。

她站起来,冲到叶涵予面前。她的妆哭了又哭。她喊道,“万一冷了,你有话要说。这个无耻的女人设计了你。你不能做她想要的!如果你不娶她,没人能强迫你。我们走吧,好吗?”

叶涵予复杂的看了我一眼,最后用温柔的眼神轻轻擦去脸上的泪水。“放心,叶太太的位置是叶家给她的。我向你保证,我记得。你先回去。”

我默默地看着这一幕,心里既高兴又不舒服。自从我伪造怀孕测试表以来,这种矛盾从未停止过。

为了周林得到他应得的惩罚,为了我白白牺牲的孩子们安息,我终于决定利用我最爱的男人,成为他眼中的坏女人,毁了他的婚姻。

罗慧娟仍然不服,想冲上去打我,却被周博澜拦住了。

叶家后悔自己当众出嫁,这极大地羞辱了周家。然而,偏偏叶槐的地位比周家的十大家族还要高。他只能带着仇恨离开。周林最后被周家强行带走了。

这场婚礼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成了一个笑话。

然而,没有人敢笑。相反,他们假装什么也没发生,继续观察仪式并真诚地祝贺他。

作为其中一个笑话,我只能硬着头皮和叶汉宇站在司仪面前,发誓一个我甚至都不相信的白头协议。

罗慧娟铁青的脸和周琳苦涩的眼睛成了我今晚婚宴的最后记忆。

我想,叶槐宣布换新娘子只是为了叶家的面子,咱们还是以外人的身份行事吧。这不仅给了对方一个平台,也说明了叶家是多么的负责任。

但直到婚宴结束,我才被强行带回到叶家,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叶槐作为一名军人的责任感。与此同时,我也为自己的弥天大谎感到震惊和担忧。

叶槐不想演戏,但真的想让韩烨嫁给我。他会毫不犹豫地拿出他的家庭法来强迫韩烨带我去注册执照!这似乎连韩烨的遭遇都没有想到。

否则,他不会在婚宴上如此轻易屈服。

像他这样的人可以面对家庭,听他爷爷的愿望,和我一起举行婚礼,但他们不愿意被我算计,真的把我娶回家。

当我看到韩烨跪在地上,被老人撕成碎片时,我本能地冲过去保护他,喊道:“停止战斗,强迫他!”

然而,预期的痛苦并没有到来。

叶槐大概想起来了,我怀孕了,没掉这鞭子。他只对韩烨破口大骂。他的声音没有生气,他说:“你愿意嫁给我吗?”

叶汉宇把我推到一边,蔑视我的保护,冷冷地说:“不要结婚。”

那双冷冷的水池般的眼睛盯着我,是一种毫不掩饰的仇恨。

我只是想报复周林,而我却没有想过算计他嫁给我。这种强迫婚姻,只有怨恨,不是我想要的。

那一刻,苦涩涌上我的鼻尖,我紧握的拳头在颤抖。我知道,我应该说实话,不管会有什么后果,我都应该承担。

我陪跪在地上,抬头看着叶槐,深深吸了一口气,“老头,其实我没有——”

&gt。&gt。&gt。&gt。这篇文章的全文在网上阅读。& lt& lt

本文链接:https://www.nklcm.net/post/40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