讲述最亲密的情感故事话题
大学恋爱真的像经年的瓷器

大学恋爱真的像经年的瓷器

恋爱部落 249℃
她叫秋,是我好朋友的女儿,管我叫叔叔。去年毕业于海南某大学,刚刚从失恋的阴影中走出来,才鼓起勇气给我打来了电话。说是很后悔当初没有听我的话,白白荒废了美好的大学时光。正好是周末,我请她在一家餐厅吃饭。再次提起她的大学爱情,她竟然泣不成声我们都寂寞怪我中学时没刻苦学习,高考成绩下来后,爸爸望着他惟一的女儿,表情有些沉重地说,准备复习,明年再考吧。等高考录取通知书下来后,我还是坚持来读这个很...
爱情遗落经年  祭奠你,我碎裂无痕的妻子

爱情遗落经年 祭奠你,我碎裂无痕的妻子

情感故事 264℃
九徊婉转。你终是未解我衣襟带风的夙愿。我把你环在山水间。还要多少年?就是不能遗忘。我来的时候你可曾看见?我依旧是那成双成对的孤燕。这样的地。这样的天。这样的时间这样的年限。你已停留在这里很久。你再不愿举步与我相伴行走。你的坟头已久未添新土。如一个光秃突兀的头像。你饱满的额头长满野草,遮掩了你清丽的容颜我看不见。风雨冲刷了一年又一年。野风吹过,残酷地绞杀着记忆。我竟自迎风而泣。我不知道我还...
此去经年,我们依旧爱彼此如初

此去经年,我们依旧爱彼此如初

恋爱部落 595℃
我的爱情故事:我和庄萧森分手了,是我提出来的。我实在是受不了他闷闷的性格,以至于和他在一起,就是我一个人在自导自演,他几乎不会说太多的话。分手那天晚上,我去他家,给他做了一顿饭,因为他是南方人,喜辣,所以一桌子的菜多为辣的。他看到时,皱紧眉头,终于是开口了:以后做饭不要放那么多辣椒,太辣了,容易上火。我很理所当然的认为,他这句话的意思是,我做的菜,让他上火了,这种想法令我十分窝火。我将碗...
经年不往。已是流年

经年不往。已是流年

情感故事 974℃
鱼说,她是个不会讲故事的女子。那样绵长的过往,经过了岁月的蹉跎,很多零碎的片段,就逐渐握不住了,流失了,淡忘了。可是,彼时经历时的那种心情与回忆的甜酸,却像头顶的这片天空,如影随形。「壹。」中学时候的孩子,都是单纯而美好的。她和他,就是在如此单纯美好的年月,遇见了彼此。初中的时候,他们便是在相邻的两个班级,因为班级关系好,大家都称彼此的班级为兄弟班,感情很是要好。如此,她便与他渐渐熟识。...
经年后,风霜暗藏

经年后,风霜暗藏

情感故事 2463℃
巷道里昏黄的路灯微弱地泛着光。她。一个人安静地行走着,穿过那几个十字路口。荒芜的暗夜里,尖锐的高跟鞋撞击着地面,发出刺耳的摩擦声。毛毛细雨,洒落在身上,湿漉的地面,映照着那张轻愁的脸。那潮落的心情,湿答答地淌着泪水。明天雨过天晴,云淡风轻,今夜就尽情的释放,毫无肆忌。风穿过门廊,摇响风铃,奏起寂寞的乐章。 又梦见那片葵花海,风卷起的棉布裙子,雪白的帆布鞋,即将随风而去的帽子以及那背风而立...
此去经年,你是我路过的驿站

此去经年,你是我路过的驿站

情感故事 2202℃
那些我们不再在意的事情,也许会在未来的某天重复出现,但那不是记忆,而是轮回。时间带走了很多东西,容颜、心情、曾经的你,我似乎已经不再是那么的在乎身边能否站着一个人,也不在乎还要度过多少个单独的春夏秋冬,开始学会去品味不同的人生,开始学会一个人走夜路,也开始学会去看身边不断变换的风景。四月。这是一个会有想念的季节。春风拂晓,阳光明媚。没有太多的情愫在里面,干净无杂念。阳光懒懒散散的洒在我身...
至此、经年.彼此遇见.青春低吟未完的诗、年华已逝

至此、经年.彼此遇见.青春低吟未完的诗、年华已逝

情感故事 368℃
1。人这一生会遇到很多的人,但能让你心动、心痛的人就那么几个。不管如何,我都会好好珍惜这段缘分.不想说再见、因为不想离别。因为不想不见。2。窗外下着雨、打着雷,以前很厌恶的东西,现在似乎变得可爱了。真的是自己在变?冰凉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着、敲打着,写着、画着,但是却渐渐地看不清自己、到底是在做什么?想表达什么?是快乐?还是悲伤?是幸福?还是痛苦?就这样一遍一遍的问着自己、逼问着。却依旧得...
此去经年

此去经年

情感故事 2691℃
曾经,那些年。你把自己的名字写在海滩上。我说过你的名字和你的人一样甜。我们都是活在两个世界里的人,你一直走在路上,我一直在等待花开的声音。生活、成长、漂泊、工作、记忆、青春、感情都如此的相似。当爱情枯萎,经历春雨的洗涤。你我认识于这个陌生的世界。只是你在北国,而我固守南方。你是北漂,我是静默的夜海。虽然经年以后你会落叶归根,但守候成为一种奢望。走出人生的游戏。回到现实。我说过我会想你就在...
经年,不了情

经年,不了情

情感故事 1842℃
那一晚,在深邃幽蓝的夜空,一向孤傲清冷的月,却散发出了无尽温和的味道,我情不自禁的迷醉在它充满灵性的光晕里,那是家乡的月。 是的,这很难得。 身在异乡多年,和家人一起赏故乡的明月,已经成为记忆中非常久远的事儿。 那时,弟弟和我都没有离家上学,我们全家四口人会在中秋之夜,早早地搬一张桌子到院子里,在上面摆满水果、月饼,还有那让人最忘不了的、被雕刻成不同花型的西瓜,等待圆月的出现,然后围坐...